水流过,星月留下 (简体)
簡體中文版

水流过,星月留下 (简体)
作者:
王鼎钧
發布商:
人民文学出版社
發布日期:
11/01/2014
EAN:
9787020105878
現貨:
5
原價:
$22.50
采風價:
$19.10
+
-
放入購物車

采風編輯書評:

『一代中國人的眼睛』 看美國

          ------ 讀華文文學大師王鼎鈞《水流過,星月留下》

 

(本文作者: 采風編輯)

四月正值世界讀書日,這個與書有關的節日近年來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多讀書,讀好書已經成為集體共識。有幸在人間四月天,讀完了華文文學大師王鼎鈞先生的《水流過,星月留下》,更覺得春和景明,大好時節能讀到一本好書,算是一種福分。

這是一本日記體散文集,書的封面有小標“紐約日記”,自由女神是紐約的地標,紐約又是美國的經典,如果給紐約畫像,之前讀過的張北海筆下的《人在紐約》描述的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的紐約眾生相,之後,中國大陸開放後描寫第一批赴美淘金的中國人事業與情感歷程的經典之作《北京人在紐約》,讓更多人在美國千里追尋之後捫心自問:你到底好在哪裡,好在哪裡?

而王鼎鈞先生的這本日記體散文集寫作時間為一九九六年四月至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作者從紐約的視角,一窺美國社會,點滴的生活細節,如一個萬花筒般折射出人性道德,東西文化,宗教信仰,剪不斷的鄉愁和移民生活的方方面面,被稱為是『一代中國人的眼睛』。

雖然從時間上看,這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我見我聞,但此時此刻閱讀此書,絲毫沒有變遷的時代隔閡,美國依然是那個美國,唯一改變的是美國人和美國心。種族的對立,移民的困惑,文化的衝突,對信仰和宗教的定位,作者昔日筆下的文字彷彿是在談論今天發生的此情此景,流水的歲月,定格的現實。

王鼎鈞先生是個有故事的文學大家,他曾說過: “我一生漂泊無定。十四歲的時候開始“半流亡”,離開家,沒離開鄉。十七歲正式流亡,離開鄉,沒離開國。後來“國”也離開了。滾動的石頭不長青苔,一身之外,只有很多很多故事說不完。”

歲月跨度近一個世紀,抗日戰爭,國共戰爭,台灣戒嚴,美國移民;地域跨度太平洋,中美東西方不同的環境人文。

談移民,談偷渡,可謂一語道破實情,稱“美國的處境是高明之家,鬼瞰其室。在心懷貳志的移民窺伺之下,美國好比一顆大樹,移民來摘果子,不怕樹倒狐訊散,他本來另有一顆樹。”

的確,在美國現實生活中,有這樣一個群體,來到美國是為了摘果子,美國的前途未來與自己無關,參政議政更毫無關聯,想的最多的是如何得到更多的社會福利,假若有一天果子沒有了,還可以狡兔三窟,退守他國。

談教育,更是意味深長,“對長子,我們是法家,強制服從,後來,對次女,我們是儒家,誘導感化,最後對第三個孩子,我們變成道家,順其自然。舍下中國傳統向美國主流傾斜的過程。”三個孩子,三種方法,將中西方教育的差異刻畫的入木三分。

作者昔日也常常感慨:“在過去的年代,常常看到的美國人情味,現在很少了。” 而今天,美國人情稀缺的社會不仍舊是我們時常抱怨的話題嗎?

拿筷子的民族和拿刀叉的民族有太多的不同,而王鼎鈞先生用簡單明快而充滿文采的筆墨層層梳理,世事洞明,人情練達。

談新聞的真實性,作者鼓勵大家要開闊眼光,獨立思考,“不要做只讀一份報紙的人。新聞記者的態度有他的戒定慧,萬丈紅塵中護守方寸,哲學如水,文學如酒,新聞介乎二者之間,如茶,人類需要茶。”

今天,新媒體時代,假新聞也充斥其中,氾濫的信息夾雜各種人為的操縱,令新聞行業劣幣驅逐良幣,如何護守方寸的職業底線,也不啻為今天的新聞人提出的一個清晰的警示。

總之,一本記載一段光陰的日記就這樣成了永恆。言無言,終身言,言有盡而意無窮,正如作者引用的法國一位畫家的話:保留自己感覺和情感的歷史,等於活了兩次,過去將會追回,而未來也潛藏其中。

 

顧客評論:



此作者的其他作品

其他人也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