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 Flat Rate Shipping in the U.S.
購物車 0

樂活悅讀的一年

這就是整個世界 ---- 讀《十二幅地圖中的世界史》

 

                                這就是整個世界
                    ---- 讀《十二幅地圖中的世界史》

【 采風編輯 

 

    八千年前巴比倫的幼發拉底河邊,一個繁星璀璨的夜晚,一個老者仰望著星空,想像瀰漫了整個夜空,他堅定的眼光就像是一個比例尺,他一生的腳步就是一個個註釋的地名,於是,他在一塊龜甲和獸骨上刻出縱橫有致的圖案和楔形文字,於是,這就成了歷史上最早的世界地圖的藍本,這塊巴掌大的獸骨圖案就是我們的整個世界。


    讀完《十二幅地圖中的世界史》,我的眼前出現的就是以上的這個畫面,遙遠而清晰。
人類的長河,讓我第一次感受到地圖這個普普通通的自然存在體竟然有如此震撼的力量,地圖的演變的歷史甚至可以和人類的三大技術革命相媲美。


    《十二幅地圖中的世界史》共選取了世界範圍內從古至今的十二類地圖,展現出時代的動盪和轉型,包括大航海時代的冒險主義、全球貿易,國家版圖的興起,“地緣政治的概念,還包括宗教、法律、政治、科學、軍事、資本主義等等人類文明的方方面面。
如今的google時代,從一萬一千公里的高空往下看,不斷旋轉的地球從太空深處的漆黑真空浮現眼前,人類對於這個世界的資訊越來越豐富。而對地圖賦予的使命則更加富有爭議。地圖越精確,地圖帶來的風險係數就會越高。問題就在於,google地球承載的海量信息並不客觀中立,而是潛藏著商業利益的條件。


    在第四章的帝國一文中,目光轉向東亞世界,聚焦於朝鮮的《疆理圖》,特別談到中國的地圖史,信仰和政治統治力量始終貫穿其中,中國地圖的基本原理為九宮格,彰顯了中國人對四方形的歌頌,和希臘人對圓形的讚美一樣相得益彰,並貫穿中國文化史,讓人換位思考,換角度來重新審視這個世界。


    在我們所處的和地圖感情若即若離的時代,讀完這本書,你還能相信,地球是平的嗎

 

 

 

Read more →


憑一己之力將中國科幻文學提升至世界水平的作家

Happy Reading

 

憑一己之力將中國科幻文學提升至世界水平的作家

如果說中國人奪得諾貝爾文學獎已經是實現了幾代人奮鬥的文學夢想,而作為闖入文學科幻文學領域並榮獲最高獎項雨果獎的最佳小說《三體》,標誌著中國人已經走出沈重的文以載道的傳統使命感,讓世界首次看到了中國式的科幻思維和宇宙觀,作者劉慈欣,這位首位獲得該獎項的亞洲人,則是在這條通往浩渺的宇宙空間和精神世界的唯一的領軍人物,連美國總統奧巴馬都抽出時間來閱讀他的作品。

伴隨《三體》的風靡,轟動的不僅僅是普通讀者和科幻愛好者,而且還轟動了整個中國的航天業,許多航天業專家紛紛就《三體》進行研討,如果這本書能給中國的航天業帶來啟發和有益的方向,也是作者劉慈欣自己認為的最大的收獲。

《三體》出版可以說是憑借劉慈欣的一己之力將中國的科幻文字拉升的世界水平,三體巧妙安排,內容涉及宇宙學,物理學,航空航天,人工智能,經濟學賽局理論、達爾文的物競天擇、哲學末世論等都可見其中。因此他被譽為「二十一世紀中國文壇最值得註意的作家」「中國的亞瑟克拉克」。

劉慈欣也是一位高產的作家,多年來一直潛心創作。其中作品包括《孤獨的進化者》(簡體)探討了宇宙戰爭、地心探索等宏大命題

《人和吞食者》代表了劉慈欣中短篇小說的最高水平。其中8篇為獲獎文章。

《中國太陽(獲獎佳作珍藏版)》劉慈欣的《中國太陽》《微紀元》 《人和吞食者》等五篇短篇小說。

《劉慈欣少年科幻科學小說系列:十億分之一的文明》將視角跳出地球,望向浩渺宇宙,探討了地球文明面對更強外星文明該如何生存的問題。

《穹頂之下.末日卷》霧霾籠罩世界,末日將至未至?!呼籲我們愛護環境!穹頂之下,大廈將傾,透過這本科幻合集,看看我們可能的未來!

《蝴蝶 (簡體) 》寫的是世界互動一只蝴蝶在北京扇動一下翅膀,就足以使紐約產生一場暴雨。

劉慈欣平和恬淡,自稱既不是殉道者,也不是苦行僧。但他筆下的人物則富有超人氣質和獻身精神,是極端理想主義者。這也是作為一位普通人卻能夠有如此浩渺廣博的視野的可貴之處。

 

Read more →


人人都能詩意地棲居--------看《中國詩詞大會》讀中國詩詞

Happy Reading

作者:采風編輯

出國前的千禧年,在北京大學門前的一間規模很大的書店裏,我看到了一面墻壁上寫著德國詩人荷爾德林的詩句:人,詩意地棲居。

十幾年過去了,再回到這個老地方,這家當年頗有影響由北大教授經營的書店早已蕩然無存,但腦海中留下的僅有那句詩。

現代文明和互聯網科技的步伐讓人們的生活措不及防,也撼動著一代人的生活信念。人,詩意地棲居,成為在高房價,高消費,高汙染,人與人更加孤獨可見的社會背景下的懷舊情緒。

然而,詩歌從來都是生於苦難,在苦難中閃光的精神力量,詩以言誌,越是在渾濁和喧囂中,越是在人生的低迷處,詩歌總能夠給人帶來美麗的邂逅。

最近,一則貌似綜藝節目但又被稱為是用詩詞打擂臺、高冷的《中國詩詞大會》紅遍大江南北和海內外,為當今良莠不齊,泥沙俱下的綜藝節目帶來了一股清新的空氣,更有網友稱其是唯一一檔能讓低頭族放下手機願與家人一同觀看的電視節目。

平心而論,參加這檔節目的參賽選手具有著相當紮實的古詩詞素養,同時也具備靈活應用的能力,年僅16歲的高中生武亦姝成為第二季擂主。她在節目裏自信而沈著的表現也令她火爆熒屏圈粉無數。選手中從函數定理的北大理工女博士到風花雪月的‘詩詞女神’” 陳更,有靠著詩詞作為精神支柱的身患疾病患病的40歲農民——白茹雲。更讓我感動的是能說出“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的落選女選手。她們都是用心來和詩詞對話,把詩歌融匯在人生當中,令人欽佩。

平時也愛讀詩歌,為的是不希望自己粗鄙無聞,面目可憎,更是希望從清風明夜的詩歌中尋求快樂,

讀《於丹:重溫最美古詩詞》能夠重溫中國傳統文學和古典哲學的精髓所在,找回心靈深處的寧靜之美。

讀葉嘉瑩先生的大量潛心之作,還有她精心書寫的《給孩子的古詩詞》,更是為中國詩歌的傳承做了巨大的貢獻。

《中國紅: 宋詞 》 是一本雙語,漢英對照宋詞書,更適合海外讀者,連老外都能學習。

在詩歌的國度裏,讓詩詞之美,如畫卷般展開,如音樂一樣流淌,更傳達了一個生活方式和人生態度,每個人,只要熱愛,都可以做到詩意地棲居。

相關書籍:

 

Read more →


一壺濁灑盡餘歡,今宵別夢寒----讀林海音的《城南舊事》和 關維興的插畫

Happy Reading


文:采風編輯

一個世紀過去了,當再次讀到林海音的文字和關維興畫筆下的《城南舊事》,那伴隨著聲聲駝鈴的北京城,就會再一次躍然紙上,呼之欲出。

善良聰明的英子用孩子的眼光描述了一幅童年的世間百態,將歡喜和哀傷,真情和殘酷,世俗和溫暖,全部用“別離”串成一個個往昔故事

 

冬陽下的駱駝隊,惠安館的瘋女人,我們看海去的那個嘴唇厚厚敦敦的人,被世俗捆綁又勇於追求自由的蘭姨娘,為生活拋兒舍家,與自己朝夕相伴的宋媽,以及爸爸的花兒落了。整部作品,作者林海音用最為平實的語言,不疾不徐的講著往日故事,語言似乎有一種魔力,讓讀者一步步的隨著故事的情節而盤桓,或喜,或悲,或驚,或氣,更是讀到動人處,不知不覺中,淚已成行。

《城南舊事》是林海音的自傳體小說,也是她1960年出版的個人代表作,特別是這部作品在1983年在中國大陸由吳貽弓執導的電影上映後,引起極大轟動,在全中國可謂家喻戶曉,那一首《驪歌》更是人人傳唱。影片獲得第二屆馬尼拉國際電影節最佳故事片金鷹獎,第三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導演、最佳女配角、最佳音樂等多項大獎,至今魅力不減,書中《爸爸的花兒落了》還成為中學生學習的閱讀教材。

為本書插畫的著名藝術家關維興評價《城南舊事》時說::《城南舊事》之所以能夠感動許多讀者,關鍵在於寫實的表達,以及其中恰到火候的真誠與溫度。
關維興是中國著名畫家,其作品在國際上享有盛譽。他在水彩上的藝術成就得到中外水彩界極高評價。他在《城南舊事》插畫的水彩人物,神形兼備,色彩高雅,無疑是錦上添花。

“人生最是怕別離”,從孩子的口中說出的幾個短短故事,卻將人生的實質寫盡。在英子的眼中,這個世界沒有好與壞,沒有是與非,她認識世界和人的標準隻有真實和善良。

惠安館遇到的瘋子秀貞, 別人都退而遠之,而英子竟主動地去接觸她,並和她成為朋友,並冒著生命出手幫助她們母女團圓,然而也讓她飽嘗了與朋友的離別之苦和人間寒涼。

在《我們看海去》中,英子分不清什麼是好人和壞人,一個為了弟弟讀書而淪為竊賊的哥哥,卻給英子留下了好印象,當她知道因為自己的緣故,才導致這位哥哥被便衣警察抓捕,感到傷心又不知所措,英子隻能在哭聲中為那個嘴唇厚厚敦敦的人許諾“我們看海去”。

暫時借住在家中,個性鮮明的蘭姨娘竟讓爸爸花心乍現,為了不讓媽媽生氣,年級小小的英子竟人小鬼大,主動撮合蘭姨娘和四眼成為一對,讓英子如釋重負,保全了自己的家庭。

全書讀完,最讓我感動的一章是《爸爸的花兒落了》,夾竹桃和花是父親的代表,花開花落就是父親一生的寫照。

這讓我想起朱自清的父親背影,想起許地山的落花生,想起傅雷的家書,給人一種“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的感慨。父愛如山,有慈祥,有嚴厲,甚至有粗暴,也有一時的不解,更有出乎意料的細膩溫暖。

回憶起自己的童年,居住的是一所規整的大學四合院,印像中滿窗是一樹蓬勃的夾竹桃,春夏時節,花瓣飄落,撒在樹下的小書桌,一院子的小伙伴圍桌而坐,下棋,聊天,讀書,掰手腕比力氣,笑聲洋溢,而父親們則另圍一處,討論時政,談天說地,孩子們似懂非懂,母親們則一邊做事一邊聊著家長裡短,柴米油鹽。

童年時光再美,也無法在成長的道路上駐留,因為家長工作變動,搬遷,讓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遠離,每次的別離也都是一段很不適應的調整期,直到有一天意識到,人生就是一場分分離離,我已經不再是一個小孩。

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座城,揮之不去,無關大小和富裕貧窮,一如林海音和老舍筆下的北京,王安憶的上海,沈從文的湘西,鬱達夫的杭州,馮驥才的天津,留給你的都是一段可訴可說的人生時光。

 

Read more →


新年立志 - 01/2017

Happy Reading

幾個月了,筆記本一直空白著 /
因為你的光/ 從四面沐浴著我,這支筆/
已沒用了,懶散地 /
了無哀傷。

--------- 哈金《錯過的時光》

這首之前曾经讀過的哈金的詩《錯過的時光》,收錄在《哈金詩選》中,厚重的紙質封面,米黃的背景,一個鐘錶的圖形,用“missed time” 替代的時針,驀然讓人想起一位台灣詩人印象深刻的詩句:誰校對時間 / 誰就會突然衰老。

 

時光貌似重複交替,實則時代驟變,連空氣都起了變化。又到了辭舊迎新之際,撲面而來的除了溫暖的祝福和對新年的期待外,一旦靜下心來,細數過去的一年,竟發現有那麼多錯過的時光。

本來,人生就是一場走走停停的旅行,每一站都要送走一大堆的熟悉,又要面對接踵而至的陌生,上上下下的歲月站台,錯過並讓筆記本一直空白著也當屬人之常情,錯過的時光,回頭來看未必也像當初那麼的重要。

每逢跨年,在美國都有一個傳統的習慣,就是大家競相表達新年決心( New Year's Resolution),很有點像我們小時候寫下的決心書或是某某計劃之類。根據Nielsen的調查報告,這兩年,美國人新年決心的排行榜上高居榜首的仍舊是保持身材和健康、減肥、充分享受生活,找到更好的工作等等,減肥和運動一如既往地成為全美人民的共同心願。

台灣作家舒國治过去有篇新年立志的文章,記憶深刻,開篇寫道:“立志要把身體弄好。年中得閒,想想一生已匆匆投擲了幾十載光陰,這當兒該想想自己這副皮囊了。使用最起碼的一天,不管是初一還是初五,試著做一兩件養生的實踐,或許是瑜伽,或許是太極拳,或者是跑步……”

 

 

 

一年的忙碌,身體需要適當的保養,近年來跑步風行,周圍的不少朋友都在熱衷這項運動。坦白講,我一向不太喜歡這項運動,感覺好像在跟自己過不去。但這一年來也在不斷嘗試,努力發現其中的樂趣,但最大的目標,還是像村上春樹在他的書中《關於跑步,我想說的》所言,無論多遠的距離,希望自己至少都是跑下來的,也當是一種對毅力和態度的修行。雖然經常不能如願,但出汗的目的已經達到,按照美國健康研究機構的發現,每天運動半個小時以上,就能讓大多數人避免發胖,因此,不管是什麼運動,只要堅持就會大有裨益。

其次,新的一年希望多一些時間用來閱讀,疏於讀書大概也可以算作是一種時光“錯過”吧。說到閱讀,美國是一個注重閱讀的社會,小學和中學都非常重視,公立圖書館提供各種形式的讀書項目,獎勵閱讀突出的青少年學生。一天早晨偶爾去Barnes & Nobel's 書店, 正遇上十幾位白髮老人圍桌而坐,討論最新出版的新書,這是一個普通的老年讀書會的活動,每位老人都發表自己的看法,認真坦誠,各抒己見,看來,閱讀也是老年人生活的一個重要內容。

雖然,數字時代的閱讀手段繽紛多彩,但是在浩渺的信息時代,如何更好的閱讀仍是樂見的話題,幾年前出版家郝明義在《越讀者》當中,談到對目前知識結構切割和零碎化問題,以及對閱讀的意義做了全面的分析,不僅告訴我們如何閱讀,更重要的,閱讀讓我們覺得遲來的開始也可以如此美好,不要總強調閱讀的功力性,其實,閱讀和我們品茶喝咖啡一樣,只是一種簡單的生活方式。

有人說,能夠自主的控制自己的生活節奏,能夠做賞心悅目的工作不失為一種奢侈的生活方式,奢侈的生活方式不僅是指可以量化的物質標誌,同時也包括心靈感應的富足體驗。陳丹青在他的《紐約瑣記》中提到他當年生活在紐約,生活雖然拮据,但是每天啃著麵包卻置身於浩瀚的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臨摹大師們的繪畫,他稱這些看似清苦的日子實際上是一段奢侈的時光。

 

周圍有朋友就職於收入頗豐的大公司,但常會聽到他們抱怨說工作單調無趣,高薪似乎也沒有帶來更多的快樂,回憶最多的,反倒是之前薪水平平緊張有序的打拼生活。 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英國個體經濟學家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幾年前就給了我們答案,迪頓與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共同發表一項研究指出,年收入7.5萬美元其快樂指數相對最高,而且迪頓也指出,賺得多不一定會更快樂,但賺得少確實會影響情緒。看來,賺得多需要善加利用,掙得少還是要多多努力靠近快樂指數線。

《全球幸福指數報告》也指出:在物質和精神發展齊頭並進,相輔相成時,人類社會的幸福遠景才會發生。我們看到一個精神佔據主體的人,常常才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遊萬仞,表現出自然的快樂。

  

小的時候寫作文,開篇常用“新年伊始,萬象更新”,和美國人新年立志常用的 On Fresh Starts或new year ,new face 如出一轍。

...

Read more →